最近常去逛的店歇業了,之後就好少到那邊晃啦,

可是朋友一直問我金士傑劇本 那裡買比較便宜!

上網幫他查了金士傑劇本 相關的評價,推薦,開箱文,價格,報價,比較,規格,推薦那!

經過多方比較後,發現金士傑劇本 居然曾造成搶購熱潮,

價格也很實在,重點是買的安心,到貨的速度還滿快的,

不用出門送到家。還有超級大重點,比超商便宜!!

一拿到之後為之驚艷,金士傑劇本 CP值超高!。


↓↓↓限量特惠的優惠按鈕↓↓↓

我要購買

商品訊息功能

商品訊息描述









  • 限時活動折扣



    網路購物

    《金士傑劇本》

    那年我27歲。屏東農專畜牧科畢業,當完兵,牧場養豬一年半,來台北找苦力活兒幹,一心想搞從小的志業:「說個故事或者寫個故事」。悶熱的倉庫裡搬貨點貨,晚上睡在還有其他人等的宿舍裡,下班時間他們拌嘴、打牌、喝酒、看電視,我不理人不管事,白紙攤開埋頭寫我的。一輩子沒上過一堂編劇課,又自視甚高,我下筆很慢,小宿舍裡折騰前後整整十個月,生下第一個孩子《演出》。當中有一天,一位室友從外面回來衝著我大叫:「金!我出去三個鐘頭,你竟然連姿勢都沒有變!」。這句話的印象很深,到今天我都還在想我現在姿勢到底變了沒有?

    這樣以假說真、以虛說實的舞台,它深深觸碰了我對生命許多無以言表的情懷,成了我心裡揮之不去的主要場景。之後,它一再的出現在我繼續寫作的劇本裡。

















    • 作者介紹





      金士傑

      (劇場的朋友稱「金寶」)
      台灣劇場界的核心創作份子,【蘭陵劇坊】創始團員,多年來一直從事於舞台劇演
      員及編導工作,任教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。被譽為「劇場全方位創作者」,也是台灣
      第一代默劇演員。

















    金士傑劇本-目錄導覽說明

    時下最夯


    • 出版緣起
      書生金士傑的多元創作 吳靜吉
      如金寶之寶 賴聲川
      自序:我醞釀已久的舞台世界
      再版序:2012年再版的時候

      荷珠新配
      懸絲人
      今生今世
      家家酒
      對談:金士傑的童年輓歌
      明天我們空中再見
      編導心得:我們不能停止彼此傷害
      螢火
      編導心得:螢火背後的一片幽暗
      永遠的微笑
      編導的自白
      劇論:永遠的金寶?不變的微笑

      金士傑作品年表

















    自序
    我醞釀已久的舞台世界


    這次出書因為時間倉促,其實還漏了1978年自己的處女作《演出》,另外還有幾個小品未列入。這次發表是五十二歲,下次更老一點再一起付印吧。可以不提它的,說這個事是因為自己的第一次,當時的一些感受對今天發表劇本的我別具意義。

    那年我二十七歲。屏東農專畜牧科畢業,當完兵,牧場養豬一年半,來臺北找苦力活兒幹,一心想搞從小的志業:「說個故事或者寫個故事」。悶熱的倉庫裡搬貨點貨,晚上睡在還有其他人等的宿舍裡,下班時間他們拌嘴、打牌、喝酒、看電視,我不理人不管事,白紙攤開埋頭寫我的。一輩子沒上過一堂編劇課,又自視甚高,我下筆很慢,小宿舍裡折騰前後整整十個月,生下第一個孩子《演出》。當中有一天,一位室友從外面回來衝著我大叫:「金!我出去三個鐘頭,你竟然連姿勢都沒有變!」。這句話的印象很深,到今天我都還在想我現在姿勢到底變了沒有?

    有幾個搞藝文的朋友私下共組了一個讀書會,我不慎說溜了嘴,他們就促使我把「那個私藏的劇本」帶來給大夥兒把一下。我第一次面對這一行所謂的學院派對話,給我影響很大,但當時只是頭暈──「為什麼劇名叫演出?」「為什麼角色性格要設定成這樣?」「為什麼他要跪下?」「為什麼他要笑?」「為什麼你現在不肯回答?為什麼……」我沒辜負他們的好意,我後來也這樣問我教的學生。我一直清楚:優秀的提問,造就優秀的思考。我頭暈之外,也一輩子謹記那些提問,那個可愛又可怕的午後。會後我悄悄問:「到底你們喜不喜歡這劇本啊?」朋友答「我有個朋友辦雜誌,你何不寄給他發表!」就此,我跨出我在編劇這條道路的第一步。

    雜誌叫《中外文學》,那個編輯叫楊澤,他後來很高興的打電話問我:「還有沒有其他的劇本?」第二年我寄了《荷珠新配》給他。

    《荷珠新配》是從平劇一個玩笑戲《荷珠配》改寫的,當年吳靜吉、卓明等人慫恿我下筆。

    從小父親騎單車載我,我坐前座,耳邊總聽他哼唱《鎖麟囊》,也沒什麼特別感覺。他們兄弟幾個都愛戲也票戲,我毫無傳承。待長大以後,讀書思考也多是西方那一套。

    因為要看原版《荷珠配》,有一天被友人拉進國軍文藝中心。我呆望著那個久違的老戲台,感覺自己完全像個陌生人。只聞鑼鼓聲輕響,幕啟,文武場齊奏,角色上場,臉上畫的粧身上穿的衣腳上邁的步嘴上唱的辭,全是「亮相自白」。見他上山下海騎馬行船,台上空無一物。檢場人忙著搬上桌椅又匆匆下場。這麼個虛構不實荒涼冷清的臺子,卻是鑼鼓喧天,沸沸揚揚,熱熱鬧鬧。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,眼也濕了。我恍然想起父親哼唱著小曲這件事。

    我醞釀已久的舞台世界被眼前這副景象給說盡了,它看似不起眼卻有穿透人心的劇場聲音,所謂大象無形,我編不出來,我多想編出來,我忌妒,但那個發明「他」的人是誰?敵手不知名,「他」彷佛曾在父親隨意哼唱的曲調中悄悄露面,而我一直錯失交臂,從沒正眼認識「他」。

    後來,我喜歡上默劇大概也是同一個理由。

    這樣以假說真、以虛說實的舞台,它深深觸碰了我對生命許多無以言表的情懷,成了我心裡揮之不去的主要場景。之後,它一再的出現在我繼續寫作的劇本裡。

    可以這麼說,從我會思考,「真與假」、「虛與實」的辯證就一直繞著我轉,轉得我腦袋瓜嗡嗡作響,有時變成句子,就記錄在隨身的紙條上,紙條就擱進我的抽屜裡。前面提到「我醞釀已久的舞台世界」說的就是這個抽屜。抽屜裡盡是嗡嗡作響的辯證之聲,這聲音多年來一直糾纏我,它似敵似友,好像一個天使化身為妖魔,在我成長的一路上,這妖魔時不時的就撲向我,一場廝殺肉搏「說!說!什麼叫真的?什麼叫假的?我是天使還是妖魔?」這聲音逼使我做為一個人必須認真而警覺的對待生命,但也曾差點沒讓我「不正常」。有時,這聲音不見了。也有時,它躲在我寫劇本的桌旁「喂,你到底想寫什麼?」

    (1980年)《荷珠新配》寫一群騙子以假面互相作弄耍詐。
    (1982年)《懸絲人》的木偶們與身上懸掛的那根繩線糾纏不清。
    (1985年)《今生今世》的檢場人與劇中人似友似敵。
    (1986年)《家家酒》,一個鬼屋裡,已然世故的同學們想擁抱昔日的童年美夢。
    (1988年)《明天我們空中再見》,記憶與失憶手拉著手難堪的跳舞。
    (1989年)《螢火》的傻子走進老人的故事,迷了路。
    (2002年)《永遠的微笑》的暗房裡,有另一個遙遠的躲藏著的暗房。

    這算不算賣瓜說瓜?及此打住。

    想想,自己真是個懶人,上個世紀種的瓜這個世紀才端上桌,瓜已經快出酒味兒了。

    瓜上桌之前,謹誌──

    感謝汪其楣老師多年來的催促「快把劇本整理好!我幫你找人發表」,終於她讓這件事落實了。

    感謝「蘭陵劇坊」的指導老師吳靜吉和老戰友賴聲川為這本書寫序。

    感謝張華芝在一開始就一手肩挑行政事宜,然後謝明昌二話不說也趕來支援助陣。

    感謝邱瓊瑤和方淥芸為我打字,她們花了很長的時間默默的幫我完成這個苦差事。

    這是我第一次出書,用感謝二字也不足以道盡的,是我的父母親。最早對他們說:「我要離開家去臺北,我要先去作苦力小工,再去作自己覺得很重要的事」。我根本說不清楚,因為「劇場」這兩個字那時沒人聽過,老人家當時掉了淚,他們眼前的「孤臣孽子」到底在說什麼?要作什麼?他們是很優的父母親,我運氣夠好,他們就是信任我。這麼多年下來一直如此。那使我覺得無以為報,事實上在這些劇本當中,我多次以他們作為我的主題,許多的鄉愁不期然的就跑出來,怎麼說呢?那是一個心虛自責的孩子,他正悄悄的遞上難以明說的情話。

    後語
    2012年再版的時候


    上回出版時,序言裡一開頭就說到「忙碌」,這次再版,真不好意思更忙了。因為初為人父,因為雙胞胎,ㄍㄜˇㄍㄜˊ、ㄇㄟˇㄇㄟˊ,已經一歲半了。我怎麼覺得這一年多,我一直在打呵欠,最近演出《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》,我演個漸凍症的老人,劇中要打幾個呵欠,朋友說:「這呵欠打得真自然。」

    說到再版,又是合集,我第一秒的反應有點猶豫,初版的印刷集數並不多,但敝帚自珍吧,覺得見好就收,點到為止,緣淺反倒意深。但第二秒我認真地點了頭,想到的是「傳後」──當然,指兩個孩子。這念頭一上來,我有點愕然,我這樣的人大半輩子以個人主義自居,不以生命延續為己任。挖開來說,對生命承先啟後的責任問題,我常糾結於心,而且小心地和它保持距離。我的問題是我一直太浪漫而且太悲觀了,總覺得今日風風火火地活完了就成,死亡隨時奪走一切。

    ㄍㄜˇㄍㄜˊ和ㄇㄟˇㄇㄟˊ的到來逼使我來不及思考就已腳踏人間,抱著他們,我承受到一種重量,當他們望著我,我多想扮個鬼臉、翻個跟斗、出個怪聲,或者,說個笑話、講個故事、唱一首歌都好,這樣的心情,也就是我所謂的「傳後」──仍舊浪漫。

    至於我傳了什麼給後?別再問下去了,我會臉紅。

    臉紅只因自己作品未臻成熟,面對自己的人生,我只抒寫了前言,不及後語,只見上文,不見收尾。

    我如今比較知道還「欠」了什麼,不是別的──ㄍㄜˇㄍㄜˊ和ㄇㄟˇㄇㄟˊ。人生無法彌補之缺憾,正好也可以用來形容,縱情於那些稿紙背後的心情。

    推薦序
    如金寶之寶/賴聲川


    台灣劇場之所以有今天,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,那是金士傑。

    民國六○年代末期,台灣劇場正在尋找新生命力的時候,蘭陵劇坊成為推動台灣新劇場的最大力量,而金寶為蘭陵劇坊的核心創作者,從他的《荷珠新配》1980年爆炸性的轟動台灣開始,他的編、導、演作品一直跟觀眾之間有一個刺激的對話,探討著生命、探討著劇場、探討著肢體。一代台灣劇場演員及編導都在金寶的作品中茁壯,一代台灣劇場觀眾也隨著金寶的作品成長。

    而身為台灣現代劇場的開拓者及代表人物,金寶二十多年來不遺餘力,不斷在演出及創作的前線奮鬥,同時他的藝術在這段時間中也不斷前進、成熟,持續在舞台上展現他特殊的氣質、能量、智慧。金寶的喜怒哀樂曾經詮釋過多少重要的角色,又有多少重要的作品因為他的存在而亮麗起來,份量加重起來。這是不爭的事實:台灣劇場因為金士傑,是有重量與格調的。

    以我自己作品為例,從【表坊】時代之前,從《摘星》中的智能不足兒童,到《暗戀桃花源》中的江濱柳、到《這一夜,誰來說相聲?》中的白壇、《紅色的天空》中的老金、《新世紀,天使隱藏人間》中的柯律師、《我和我和他和他》中的「另一個男人」、《千禧夜,我們說相聲》中的皮不笑和沈京炳,以及最近《一粒沙》中的老錢,金士傑一直是陪伴著我在創作上的好夥伴。就算我作品中沒有他,他也一定是最好的諮詢顧問,認真的來看排戲,給意見。

    在台灣做劇場這接近二十年以來,其中一件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:十幾年前,金寶答應【表演工作坊】編導一齣新戲,暫定名是《綁架》。我很喜歡那個故事,非常期待那一齣戲的演出。但是到了快要賣票的時候,金寶突然通知我們,他不幹了!理由非常簡單:他覺得不夠好!

    這一件事有什麼特別?或許你會這麼認為。但是我倒認為,在這個年頭,有這麼純粹的創作良心的藝術家並不多。反過來說,台灣劇場也曾經目睹過太多不成熟到不該上台的演出,但是當事者要不然沒有像金寶一樣的勇氣,要不然就是沒有他的判斷力。那一件事,雖然當時讓劇團抓狂,但是也讓我真正看到金寶,他的為人,他的堅持。他不但沒有「背信」,反而在我心目中變得更有信用。這種信用,是藝術家的信用。

    很多人可能「職業」是「藝術」,但「藝術」跟他們其他行為並沒有太大關係,反而我們看著他們主要目的變成在賺錢,然後他們過著通俗的生活。但是這麼多年下來的觀察不會假:金寶是一個真正的藝術家,從骨子裏,從生活中,在舞台上,在導演椅中,在編劇的專注中。在瀟灑豪爽的外表背後,他細膩的要求,對細節的塑造與苛求,處處表現他的完美主義性格。金寶活著就是為了藝術。這一點,在我所認識的金士傑身上,是永遠不會打折扣的。

    時間過得很快。許多劇場新生代的觀眾並沒有看過金寶編導的作品。這個遲來出版的劇本集,可以稍微彌補這一份遺憾,為過往的珍貴時間留下見證。

    專文推薦
    書生金士傑的多元創作/吳靜吉


    千呼萬喚終於等到金士傑醞釀已久的劇本出版,在台灣他的《荷珠新配》可能是被大學生搬演最多的劇本,如果是歐美日,他光是靠「智財」即可無後顧之憂地過日子,過去二十年台灣尚無此習慣,若真有此習慣,收集在這三冊裡的其他五個劇本,很可能因《荷珠新配》的豐收而沒機會與更多人分享。

    這一切似乎都要從蘭陵劇坊的時代談起,其實除了《永遠的微笑》是表坊的製作,其他全部都在蘭陵期間創作演出的。

    如果1978年金士傑沒有接下耕莘實驗劇團的團長,他大概也不會認識吳靜吉,而我們也可能不會一起從挫折中成長。他在蘭陵的第一個作品是「包袱」的動作劇,背著包袱的掙扎歷程,其實是在反映他和其他的團員上我課的心路歷程,我敢保證,最後留下來的核心團員主要的是來自他的說服,如果他不是團長,他可能早就跑掉了。醞釀創意、體驗創作、建構意義其實不需要那麼辛苦,至少應該苦中作樂。我的課正好挑戰了他們習慣的「話」劇思考模式,因此才會苦,可是金士傑「多元智慧」的潛能也從此一一覺醒。

    「包袱」驗證了金士傑運用肢體語言創作的才華,但他同時也擅長用語文創作劇本,《荷珠新配》的改編,其實是二度創作,語言的靈活運用,幽默對白的轉換,使舊戲重生,金士傑在改編再創和執導《荷珠新配》的時候,他從小在家庭裡耳濡目染的京劇戲胞便不自覺的活躍起來,那時候我對他的期待是:「能夠融合京劇的身段和默劇的技巧,進而創造出一種新型的劇種。」

    他需要學習默劇的技巧,他需要珍惜並善用被動吸收的京劇經驗,他的運氣真好,「新象」邀請箱島安來台演出,箱島安需要一位助手,許博允和我異口同聲地說「金士傑」。箱島安回國去了,卻在金士傑的身上留下許多默劇的技巧。

    許博允又邀請法國馬歇默叟來台演出,他們也見了面。在飯局中,馬歇默叟對我說:「金士傑是個默劇的天才,但要學馬派則太晚了,應該要發展屬於自己的金派默劇,這個金派默劇當然也要注入京劇的身段。」

    許多留學生到了外國之後,在相互對照經驗的思考中,常常喚醒自己成長過程中曾經被忽視或抗拒的在地文化之興趣,所以我預測他從紐約回來後,必然成為新型默劇的一派宗師。非常非常意外地,他從紐約回台後的第一個作品,竟然是中規中矩,有點去動作化的話劇《今生今世》。

    我終於了解,原來金士傑是個書生,既然是書生當然要把他語文創作的作品出版才是,我催促過他幾次,他就是慢工出細貨,等到有機會展現《永遠的微笑》才肯出版。除了《荷珠新配》、《懸絲人》、《今生今世》和《螢火》、《永遠的微笑》以外, 其他二個劇本《家家酒》和《明天我們空中再見》都是金士傑在文建會委託蘭陵劇坊辦理的舞台表演人才研習營中,為學員的公演所創作的劇本。

    這七個劇本只是金士傑多元創作的局部分享,我們期待其他創作的平面或多媒體出版。

















    《明天我們空中再見》編導心得

    我們不能停止彼此傷害

    以前聽過一首英文歌,〈我們不能停止彼此傷害〉,對這歌名印象很深,它是在講愛情。這齣戲有相同的感受,我想寫人的脆弱,脆弱是劇中那群朋友的特徵,由脆弱所衍生的一切人際關係,都注定了要走向悲劇,幾乎他們是絕望的,但他們仍舊在一起,彼此依附、摩擦;(台詞:像狗兒一般,你舔舔我、我舔舔你……)絕望如果愈徹底,那群朋友的關係也會顯得愈深刻吧!就是這種矛盾的浪漫,使我決定讓那個丈夫、情人、老同學所深愛的女人,失去記憶。

    那女人的個性孤僻,不喜與人來往應對,正相對於那群朋友密切的熙攘往來,剪不斷理還亂的複雜關係,故事中她被男人稱作月亮,黑夜中,安靜地兀自孤高懸掛著;自稱太陽的男人來了,相對於男人所代表的動亂、不安、急於焚燒外射,安靜的女人遂成為一種「不可企及」的追求目標。(台詞:天神懲罰他,讓他永遠追不到她……他們在天空永遠無法結合,於是相約逃到人間……)我對浪漫的網友一致推薦 迷戀,使我誇張的相信那個女人的神格,她代表了孤獨,她總是在一個單獨的自我空間裡,說話,或是走路,她是自足的。(我的母親總給我這個印象,她可以一個人在家裡極其平凡安靜的過日子,不等待什麼要求什麼,天長地久……)但是這一切,被太陽毀了,她的自足獨處的國度被破壞。(台詞:她的安靜是假裝的……她在等待太陽來燙傷她……)這樣的女人,愛毋寧是更昂貴的,代價是她失去記憶……我開始難過,畢竟沒有誰能免俗。我又問自己,也許那隻狗才真正代表了孤獨吧!我錯了,訪問獸醫時,知道國外已經有了狗的心理治療診所。原來沒有任何生命可以代表孤獨,生命都是脆弱、有限、無能自足的,唉……我對浪漫的假設被我自己推翻。

    假如人早點看清脆弱的本質,我想,也許比較可以原諒人,別人,還有自己,或者說劇中那些朋友。

    狗,是劇情中奇怪的介入者,牠曖昧的若即若離在劇情邊緣站著,彷彿要介入,但從沒有認真進來,直到劇情後半段,人開始與寂寞孤獨戰鬥,然後尊嚴崩塌潰散,臨了的情緒爆發場面─人動了刀,正是牠死前躺在獸醫院,牠叫了幾聲,人自焚時牠已死,卻彷彿還魂似的,人突然用了牠的聲音、動作來解脫自己─故事結尾,只見牠的毛冉冉飄飛。牠的出現得感謝我身邊有些愛狗的朋友,我在他與牠之間發現他們彼此交流的動人,想必是沒有語言,他們的感情常建立在更抽象的想像空間,對他們,及這齣戲,狗必然是象徵的。









    語言:中文繁體
    規格:平裝
    分級:普級
    開數:25開15*21cm
    頁數:568

    出版地:台灣













    商品訊息特點手機開箱文









    • 作者:金士傑

      追蹤











    • 網友出版社:遠流

      出版社追蹤

      功能說明





    • 出版日:2013/1/1








    • ISBN:9789573270911




    • 語言:中文繁體




    • 適讀年齡:全齡適讀






    • 明星商品


    流行↓↓↓限量特惠的優惠按鈕↓↓↓

    我要購買

    金士傑劇本 討論,推薦,開箱,CP值,熱賣,團購,便宜,優惠,介紹,排行,精選,特價,周年慶,體驗,限時

    以下為您可能感興趣的商品

    注意:下方具有隨時更新的隱藏版好康分享,請暫時關閉adblock之類的廣告過濾器才看的到哦!!



    工商時報【鍾寧╱綜合報導】

    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(WIPO)最新報告指出,2015年中國專利申請數首次在單一年度超過100萬件,成為全球首個達成此目標的國家,數量也幾乎相當於美、日、韓3國的總量。但專家指出,中國的專利轉化率極低,且專利領域也有過度集中的問題。

    WIPO最新報告稱,中國專利局去年受理了超過110萬件專利申請,成為首個單一年度內受理超過100萬件申請的專利局,幾乎相當於排名其後的美國、日本和韓國的總量,且中國的增長也是最快的,其增幅高達18.7%。

    據估計,2015年全球的有效專利為1,060萬件,其中約4分之1在美國,其次是日本和中國,分別為18.3%和13.9%。專利申請最多的領域為電腦技術、電氣工程和資通訊。

    根據該報告,2015年全世界共授權約124萬件專利,比2014年增長5.2%,主要是由於中國授權量的增加,中國專利局2015年的專利授權量近36萬件,超過美國成為授權量最大的主管局,在商標和工業品外觀設計申請數量,中國也居世界第1。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中國的申請以國內為主,中國創新者向境外提交的專利僅為4.2萬件,申請數量比較突出的是手機通訊商華為和中興。相較下,美國的創新者在國外提交的專利申請約有24萬件。

    儘管中國擁有如此龐大的專利申請量,但絕大多數停留在概念裡,並未轉化為實際生產力。分析人士指出,在中國22萬個項目契約中,只有2,571個是專利轉讓契約,也就表示專利轉讓實施率僅有1.17%。

    (中央社記者陳至中台北22日電)總統蔡英文今天受邀與國際保育專家珍古德對談,她提到小時曾想當考古學家,因為覺得處理人的事很麻煩,地底下的東西「不會突然有一天出來跟你吵架」。

    蔡總統今天到台灣科技大學座談,工鬥青年產業後備軍等團體,批評蔡總統在砍假案仍延燒的狀況下,卻暢談年輕人的力量,是十分偽善的表現,醞釀在場外抗議。不過在場內,活動仍照常進行,蔡總統與珍古德對話分享彼此經歷。

    蔡總統在論壇致詞時提到,小時候曾想當考古學家,因為她覺得處理人的事情很麻煩,「地底下的東西卻不會煩你,只會等著你挖掘它,不會突然有一天出來跟你吵架,也不會在立場不同時跟你爭議」。

    「對內向的小朋友來說,考古學是不錯的學科。」但蔡總統說,後來事與願違,現在她做的事,就是每天見很多不同的人,談論不同領域的話題,有的意見相同,有的意見不同。

    她說,後來發現有些事可以不用吵架,便是養小狗、小貓。貓狗也有反對的時候,但不會是每天,她每次觀察小動物,就像珍古德探索黑猩猩時,確實知道動物是有感情、感覺、是想互動溝通的。

    蔡總統以此經歷,鼓勵大家多花時間觀察人類外的存在,不論動物或植物。

    珍古德隨後也說,她小時也是非常害羞的孩子,這也是為何她選擇跟動物在一起,因為只有此時,她才能完全地當自己。1051122

    下面附上一則新聞讓大家了解時事

    (中央社記者周永捷雅加達27日專電)印尼警方今天表示,警方日前逮捕4日反雅加達省長鍾萬學示威活動中的暴力滋事者,其中有9名與「伊斯蘭國」(IS)有關聯。

    印尼國家警察發言人波伊(Boy Rafli Amar)昨天表示,警方日前逮捕涉及11月4日反鍾萬學示威活動的暴力滋事者中,有9人與IS有關,這9人參加示威的目的是製造混亂。

    波伊說,這9人原本計劃在示威中企圖搶奪警察的槍枝,不過,由於第一線警員未配帶槍枝,這9人的計劃未能得逞。

    他指出,這9人分別是沙烏里恩(Saulihun)、阿爾旺迪(Alwandi)、勒諾(Reno Suharsono)、迪馬斯(Dimas Adi Syahputra)、瓦尤(Wahyu Widada)、伊布努(bnu Aji Maulana)、弗亞德(Fuad)、魯巴爾(Zubair)和阿古斯(Agus Setiawan)。

    警方指出,沙烏里恩在召募印尼人前往敘利亞加入IS的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,而勒諾則是負責挑選從中東戰亂地區返國的印尼人加入示威活動。

    波伊表示,其餘的7人則是涉及訓練想要加入IS的印尼公民。

    此外,波伊表示,警方在周末期間逮捕至少2名企圖炸掉政府大樓以及緬甸駐雅加達大使館的武裝組織成員。這兩人都是來自支持IS的武裝組織。1051127

    金士傑劇本 推薦, 金士傑劇本 討論, 金士傑劇本 部落客, 金士傑劇本 比較評比, 金士傑劇本 使用評比, 金士傑劇本 開箱文, 金士傑劇本?推薦, 金士傑劇本 評測文, 金士傑劇本 CP值, 金士傑劇本 評鑑大隊, 金士傑劇本 部落客推薦, 金士傑劇本 好用嗎?, 金士傑劇本 去哪買?


    , , , ,
    創作者介紹

    購物天堂

aimsmgy60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